舉凡青梅竹馬故事情節的愛情小說
幾乎都是我喜愛的類型
從早期看陶陶《竹馬戲青梅》等相關系列,經典的凌玉的長干戀系列,
以上算是整個系列都串在青梅竹馬劇情上
當然也有些作者的散作也是相當好看
而且,隨著年紀漸長,有些劇情已經被我排除在外--
畢竟我在現實中生活工作,太過夢幻的劇情在實際生活中是不可能實現且破裂的夢
若我還如此沉溺在這之中,我想連我也會鄙視那永遠不長大的自己
語說回來
長干戀曲在眾多小說中,即使久久回味一次,也依然喜愛之

藤萍這個作者,在我印象中是個擅寫古代戲的作者
後來,寫了一本書名很特別的現代文《伸縮自如的愛》
也是竹馬戀
但其中兩小無猜的戀情寫實深刻
一開始的友情,到青春期的彆扭期,轉換為曖味
親如親人、常伴身邊的人卻是最容易被輕忽的
曖味是轉換還是發酵呢?唯有當事人明白
以為只是發酵期,只是一種莫名難以言喻的感覺罷了
這豈是容易一一抽絲剝繭理清呢?
書中的男女主角--織橋、孝榆,就是如此,陷在自己的局陣中
「孝榆愛你,你愛孝榆──你們兩個怎麼樣都好,不要連累別人。」

為什麼人人都這麼說?
只知道彼此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,卻不懂那真意-愛情?

節錄其中一段文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你覺得呢?如果織橋今天要結婚了,你會怎麼樣?」畢畢微笑(註:畢畢在我感覺,作者把他描寫成不二貌,*羞*)
        「不可能的。」她想也沒想一口拒絕,「不可能有這種事,那個變態花花公子絕對不會結婚,哪個女人他都不會真的喜歡的。」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剛才那個小姐其實人品不錯,為什麼織橋就不能和她結婚?」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不──可──能──的──」孝榆快要生氣了,「不可能就是不可能,碧柔比這個朗兒溫柔漂亮,織橋連碧柔都不要怎麼會要朗兒?胡說八道!」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如果他就是喜歡朗兒,真的很愛地……」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不可能的!」孝榆爆發了,火冒三丈地盯著畢畢,「你再說我就翻臉了,幹嗎門說一些無聊的事情,又不是真的!」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畢畢凝神地看了她一眼,微笑:「剛才織橋聽見你說『談戀愛』的時候,大慨也是這種心情吧?本來以為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竟然發生了,真的發生了,他竟然連憤怒的資格都沒有,而且你說他有病。」他輕輕歎了一聲,「很受打擊吧,對於織橋這種男人來說,既是恥辱,也是人生中最失敗的事。」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我談戀愛和他結婚不一樣!」孝褕怔了—怔,仍然呆呆的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「傻瓜!」畢畢拍了一下她與萬年化石有得拼的遲鈍腦袋,「他以為你會永遠圍著他轉,你永遠不會變,你以為他永遠不會結婚,永遠不會愛上別的女人,」他微笑了,難得微笑得有些寵溺而洞燭人心的模樣,「自以為是的兩個人。」


竹馬戀是如此自以為是,
混雜著從小伴陪到大的親情、友情,至青少年時的混沌愛情,
在我看來,竹馬戀情是幸福的
那是一輩子再也找不著的第二人,能讓自己有相乘效果的感覺
即使皺個眉頭,他也知曉你的心意,那種相知相惜的感覺

再註,孝榆老是罵織橋「變態」,可能是因為那性喜耍帥的織橋,每次一說話,就是懶洋洋又有點妖媚(對,別懷疑,男人也是可以用這詞來形容的) 的說:「Sa~~翻牆沒有被人當做賊嗎?」「Sa……是嗎?」等等,但這特殊的語助詞卻是我特愛織橋的啟端呢!(笑)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iyunlin 的頭像
peiyunlin

異想夢遊

peiyu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