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喜愛銀英的朋友分享這篇短文…
這篇文啊,切切實實地說出了我看完銀英後的心聲--

peiyun

------

[轉帖]人性的魔法-關於楊威利


       多少次提筆,不敢寫楊。
        不敢寫,不想寫,也不知該如何寫。
        因為太喜歡他的緣故。
        實在弄不清自己怎麼會那麼喜歡他的,喜歡得都不知該怎麼喜歡好了。所以實在是無從寫起。
        後來才發現,像這樣喜歡他的,才不止我一個人。

   看過多少篇評論,看過多少篇同人,不管那些作者多麼的優秀,字裡行間對楊的感情表達上的無力感也是一目瞭然。銀英里那麼多的精彩人物,沒有誰象楊一樣讓人覺得如此無力的。

   自己明明那麼喜歡他的,可每每提筆,卻一個字也寫不出來。不知喜歡他哪裡,不知為何喜歡他,千言萬語,滯在筆端,急煞人也。

   其實分析他的那些文章也不能說是不透徹的,只是總覺得還存在著一些作者和寫手們也抓不住的什麼。

   楊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?他到底承載了多少?又包容了多少?為什麼書裡書外的每個人都希望,或者說渴望,那麼強烈地渴望他活著?

   僅僅因為他矛盾又傳奇的生命?僅僅因為他是個思想者?僅僅因為他血肉豐滿?才能過人?

   不僅僅是這樣的,不是的。

  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特別的,對每個喜愛他的人都是別具意義的。

   他不主動,還有點懶。沒有什麼雄心大志,對責任似乎還有一些不情願。可是他從未推委過一絲那些過於沉重的責任。只因他如果不承擔,就會有很多人不幸福,就會很麻煩。

   他很矛盾,時常掙扎在自我中,不綴地自制,不停地自我否定。因為不這樣,他就會失去他所保留和堅持的一切,那還是會讓很多人不幸福,還是會很麻煩。

   他不是一個喜歡麻煩的人。所以他思考著,自省著,擔負著責任,不自覺地付出著。

   他很本能,簡單到了沒有所謂的「主義」也不需要特別的理由。

   他尊重人性,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自己厭惡的、不接受的,就沒有理由讓其他人遭受。

   他從來不想拯救誰,也沒有特意想過要守護誰。可是他忠於自己的情感和判斷,本能地維護著所有他可能維護的人,並為那些他維護不了的人的命運深深地自責著。

   白山千鳥的同人裡寫道:「他等於是把一個時代的全部重任放入了自己的胸懷,如果他有這樣的自覺,他是一個偉人;如果沒有,他就是一個聖人。」

   不管楊是不是一個聖人,有一點是無庸置疑的。人們做一件大事的動機從來就不單純。萊因哈特如此,楊亦如此。只不過萊因哈特是為了他的原因推動了時代,而楊是在被推動的時代中恪守著他的原因。他們帶給時代的,同樣是變化,可他們卻是兩個如此不同的人。

   萊因哈特是絢爛的星空,高遠、華麗而籠罩廣闊。楊卻是堅實的大地,雖平實無語,但你會從心底覺得,那是可以依靠上去的。

   大地從沒想過要負載眾生,可它卻真實地存在於那裡,負載著眾生。不為什麼,也不需要問問為什麼,那是大地的本能。

   寫到這裡,我們才發現,楊帶給我們的關懷,原來很終極。

   僅僅因為他的存在,我們就得到了這種關懷。從本性上,從心靈深處。原來,他是如此地接近我們的渴望。

   所以,幾乎所有人,他的親人,朋友,敵人,甚至我們,都有一個這樣的共識:我們不願失去這樣一個人,因為他的存在實在很珍貴。

   所以,一看到楊的死亡,甚至一想到他的死亡,我就會鼻酸眼澀。

   所以,網友製作的FLASH裡會用羅大佑的歌一遍遍為他深情地吟唱:「不變的你,佇立在茫茫的人海中,聰明的孩子,提著易碎的燈籠……」

   所以,一篇同人小說裡的陰間司路的死神小姐在夢境裡通知楊的死期時,竟然忍不住開口相求:「只要你想活下去,我會試,只要你想,求你……」

   所以,一到6月1日,看銀英的人都會感受到除了兒童節以外的特別氣息……

   所以……

   我不知道還能舉出多少個這樣的所以。

   我只能一個個這樣例舉,因為楊帶給我們感覺是那樣的深刻而又不具體。

   反正,我很喜歡他,很心疼他,很敬佩他。而這一切一切的感情都事出有因。那就是,楊是一個一點都不完美,但卻非常非常好的人。除此之外,我找不到任何評語來描述他帶給我們的複雜感。

   於是,在這樣一個深夜裡,我拚命地搜刮著我的肚腸中所有有關楊威利的話題。想著他,同時發掘著自己。自己為什麼喜歡他,已經不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,有過他的腦海,和以前已經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(fin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iyunlin 的頭像
peiyunlin

異想夢遊

peiyu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